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

The Mirror Stage 镜像组 主创社团
淘宝店铺地址:https://shop104785452.taobao.com

学到了烫银的拍法。(重点错)

蟹黄拌饭:

转一个repo

在写作这方面,我向来不算勤奋。而要想写得不差,唯一的捷径就是勤奋。

我从来不记自己累积写了多少东西,每一个故事完结之后,我会存心忘了它,导致最后读者甚至比我要更熟悉其中的情节、句子,显得我好像一直有个神秘分裂人格帮我写故事。

不是某种自大,可能是我认为自己愧对于这个故事。我认识的作者,在作品完成之后,我能直观地感受到对方对于这个成果的喜爱。说实话,我是十分羡慕的。

每当我拿到自己的书(或者叫它本子,随便什么),我清晰地知道从写下故事第一个字,到拿到校对稿修改那些病句错字,再到看到排版文件,提出修改建议以及到最后,选定开本等等都是我亲自参与的,但我却不能说我喜欢它。尽管它当是的一切都已经是所能达到的最优选择了。

总是感到抱歉,觉得它还不够好,不能与读者见面。

所以理所当然对于卖书这件事,我可以说是做得糟糕无比,比起吆喝,我宁肯在心底里当它们凭空消失了。

不知道。不存在。走开。

后来恰巧读到一篇文章:

我从头脑里取出蝴蝶,按在书桌上,亲手杀死了它。不是说我想杀死它,但那是我能够将如此立体的东西放到平面的纸上唯一的办法。为了确保工作的完成,我用一枚别针把它固定住。想象一下用一辆多用途跑车碾压一只蝴蝶是怎样的吧。那生物的一切美丽——所有的颜色、光影和运动——都不见了。我剩下的是我朋友干枯的外壳,破碎的身体切开、分解,再拙劣地重新组装。死的。那就是我的书。


安·帕奇特

然后我安慰自己,很好,我当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想法的作者。

我写故事——不论什么样的故事,靠的不是天赋,不是技巧,不是努力,不是分享,也不是什么梦想。控制我下笔的唯一东西就是情绪,是的,我是靠情绪输出的那一类作者。如果不靠这个,我什么也不是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很难正面评价自己的作品,也可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都很敬畏文字。我绝不能去操控它,不能炫耀思想和知识,不能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谎话连篇,我甚至不累积素材,我选择用一切最愚蠢笨拙的方式写下文字,我必须诚实,清醒,才不会被它抛弃,或者说被自己抛弃。

幸运的是我向来被读者眷顾着,我一直对此充满感激。我把生命中几乎所有的慷慨都献给了文字,很高兴你看到了它。

热度是会过去,但情绪是永恒的。

最后感谢参与制作《平行宇宙》的朋友,我知道我是个讨厌的老板。

这几天大家应该能陆续收到书了,精装本选了特别的封面用纸,图片看不出来,我就问一句:

摸了几下?


呜啦啦:

隐藏章节太萌了!明楼也太可爱了!还以为准备冰块是有什么大计划,知道要用来干什么后真是又好笑又心疼。


 
精装版手感特别好,温温软软的,平装版也很棒,非常精致! 
 
刚拿到书,就被朋友抢了过去,又不懂,还非要看。翻着翻着就停了,指着p111那张图,“我喜欢这个。” 
 

……幸亏周围没人。


 
对别人来说,可能是因为萌上了诚楼,所以萌上了长官。我刚好相反。起点不同,终点自然也有差别。 
 

热情确实会退却,但并不是热情消失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闭上眼睛往回看,他们还在那里,还是最好的样子,只是光芒不再遮盖你的眼睛。

感谢长官的坚持,让我等到了《平行宇宙》。等待有时候也挺让人害怕,尤其是当你明确地知道你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等的时候。 
 

这个时候再说什么结果都能接受那就太虚伪了,明明就很庆幸>▽< 

隐藏章节里有双曼。


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  @蟹黄拌饭 



评论(1)

热度(49)

  1. 奶狗Nomen-Nescio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
    学到了烫银的拍法。(重点错)